所在位置: 首頁 > 企業文化 > 大河之舞
CORPORATE CULTURE
企業文化
你是偉大的,我的外婆
作者:楊 陽 發布日期:2019-06-27
訪問量:78

“那是1951年,她一個小腳女人,獨自帶著兩個孩子,從永壽縣到西安同單位接送家屬的人匯合,又由西安騎著騾子,翻山越嶺,過河涉水,于半月之后來到榆林,尋到了丈夫……”這是外公日記里一段關于外婆千里迢迢尋他的故事,我無法從這寥寥數語中感知到那是怎樣的一段艱辛歷程,我只能從看過的電視劇和電影里想象這個畫面:崎嶇的山路上,有個20來歲的瘦弱婦人抱著她那兩個哭鬧不已的孩子騎在騾子上,一邊哄著他們,一邊焦躁不安地遠眺,入眼是無邊遠山的影子,她并不知道此時離丈夫還有多遠,眼神中透露出對團圓的期盼,也許還夾雜著些許委屈。

幸福的團圓日子沒過幾年,由于工作需要,外公被調到離家很遠的縣城里,時常不能回家,家中大小難題便壓在她身上,最頭疼的就是糧食,由于供應糧品質差數量少,孩子們常因吃不飽而鬧肚子,到了1959年,供應糧更是越來越少,那一天,幾個正在讀書的孩子都餓的沒有了抓筆的力氣,小一點的則坐在炕邊嗚咽,她望了望空空的鍋灶,遍尋家里也沒找到一口吃的,便把剛會爬的塞給大的,轉身出去找吃食,那些代替食物的材料不一會兒便被年輕力壯的男人女人們一搶而空,她只好拍拍摔在身上的土跑到市場、田邊撿菜葉,再用外公寄回來的錢換一些土豆,和著高粱面做成糊糊拿給孩子們吃,等到洗鍋的時候,再用鏟子將干成硬粑粑的糊糊取出來吃點充饑。就這樣挨了幾個月,菜葉和土豆沒有了,她就又四處求人將粗糠收集回來做窩窩頭,粗糠讓孩子們肚子越來越大,也讓她落下了浮腫的病根。生活因舉家搬到爺爺所在縣城后有所起色,然而食物除了供應糧外就只有土豆,不好消化的土豆又讓她得了胃病,多年后,我還是會時不時看到她因胃痛在炕上呻吟不已。

然而這些苦難并沒有讓她放棄微笑和失去對生活的希望。為了孩子們能夠健康成長,她不愿再只靠供應糧,周邊農場建起來了,每到麻子豐收的季節,她就會顛著小腳跑到鄉下去幫工掃麻子,小小的麻子被堆放在籃球場那么大的地方,需要跪著掃才能掃出來,就這樣一掃一天,掙回來的錢大多會給孩子們換些有營養的,又或者她會帶著幾個年紀大一點的孩子去摘榆錢等等,再后來,鄉下開設了養豬場,她就去學養豬,學做暖鍋子,學做蕎面。在媽媽的腦海中,外婆特別會持家,當別家將糧食吃完四處借糧的時候,外婆都會將家里富裕出來的分給大家。

“你外婆總是這樣有干勁兒,早上公雞剛打鳴,她就起來顛著小腳開始掃院子做飯出門拾柴火,晚上又不停歇地在爐火旁給我們做衣服,做鞋子。你外婆做的衣服鞋子可是經常能成為大家伙跟風效仿的對象噢。她還時不時發明一些游戲讓我們玩”,媽媽回憶到,“這個游戲叫‘小秋收’,因為家里沒有田,每逢秋收,你外婆就鼓勵我們去田間地頭撿一些老鄉們不要了的土豆和菜葉,誰撿的多就獎勵誰,讓我們深深體會到每一口糧食的來之不易。”外婆還發明了很多勞動游戲,一直到后來家境好一點,她也會時常帶著孩子們回憶這些時光,告誡他們,要謹記艱苦,不忘堅強。就這樣,沒讀過書的外婆用這些方法帶著她的七個孩子們在歡聲笑語中健康成長,教他們如何做人,教他們如何在困境中堅強和樂觀。

“現在想起來,你外婆當年的這些游戲真的勝過很多說教。”媽媽說。“還有一次我問你外婆,‘媽,你為什么總這么樂呵’,你外婆說,人啊,不論在什么時候,都要樂樂呵呵的,再說了,現在你們都大了,有文化還有穩定的工作,都要過的比我好,我更要樂呵呀!”

從我記事起,外婆因得病只能端坐或者躺在炕上,即便這樣她也依舊是樂樂呵呵的,尤其在逢年過節一家團圓的時候,她會笑的更開心,只是假如你讓她在不困的時候躺下,她就會生氣的大喊大叫,氣鼓鼓坐在那偏著頭望向窗外。在她去世后的某天,我終于明白她這么癡迷窗外的原因,那天,我趁大人們不在屋里,便爬上土炕端坐在那里,學著外婆把頭偏向窗外,從那個視角望出去,可以看到院子里散步的外公,玩耍的孩子們,在廚房里做飯的媽媽,還有門外下班回來的舅舅。那一刻我知道了,不會說話的外婆并非任性,而是她生怕哪天糊涂到記不清人事或者突然離開,因此她拼命用眼睛去記憶著她愛著的人們。

這是我的外婆,一生操勞為孩子的外婆。關于她我想要了解還有很多,我還想跨越時空去撫摸她那變形的雙腳,看看當年她那漂亮的大眼睛,顛跑的樣子,一甩一甩的辮子,我還想再去抱抱她親親她。我還想對她說:“你是偉大的,我的外婆。”             (寧電)


分享:

相關新聞

退 休

2019-09-03

12580彩票网站